雷霆连裁三将阵容减至17人火箭旧将争最后一席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2-27 17:29
  • 人已阅读

  与友人闲谈,问起近况,常可听到“只不过是消磨日子罢了”之类话语,间或夹杂几声长叹,颇有几分看破红尘的萧索。出言相劝,友人感慨道:“只是天天熬日子,熬到了月末,工资卡上打上几千块钱,一个月的生命就被几千块钱置换走了。”仔细品味一下,友人的“生命置换说”似乎不无道理,心中也渐渐地阴霾起来。      这层阴云一直笼罩在心头,让我惶恐不已。有心找出反驳的依据,理由却是那么的苍白无力,连自己也说服不了。友人说得对,我们的一生真的只不过是在置换生命。在不少人的眼里,无论从事何种职业,生活总是用金钱来衡量。地位、荣誉都与金钱密不可分。收入高,更容易招人艳羡;收入低,哪怕你有满腹经纶,也难免招致他人的白眼。于是,我们不择手段地为了高薪而忙碌和努力,生命就在那铜钿声中蹉跎过去。有朝一日反省起来,才恍然发现我们的生命已经被金钱置换走了,飘飘渺渺间不留一丝痕迹。      直至一日,与一闲云野鹤般的朋友叙谈,心头的那层乌云才忽地散去。      朋友曾是一个高薪的白领,在事业蒸蒸日上之际悄然引退,转而当起了稍显落魄的自由撰稿人。在刚刚起步的日子里,月收入仅有一千,亲友都感不值。如今,他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职业撰稿人,在多家媒体开设专栏,每年都有大量的文章被转载,月收入也早已过万。      那次我带着心中的疑虑与这位朋友闲谈,听我说完,朋友大笑道:“亏你想得出‘置换生命’这样的词语。不过这个词语却相当准确,生命确实可以被其他东西置换的。”朋友站起身,在书房踱来踱去:“对我而言,我也是在置换生命。每天有几篇文章发表,我就感觉自己的生命没有虚度,发表的文章就是我向世界证实我存在着的生命印记。每当有读者写信讲,读了我的文章有一些收获和感悟,我都欣喜若狂。即使我的文字属于快餐文化,不会流传百年,但起码曾经触动过他人的心灵,这就够了。”      朋友停留在我书房的那张《凡尔登湖》的画作前说:“一百年前,梭罗就在凡尔登湖畔用鹅毛笔写道‘每件事其实都是我们用生命的代价换取的,不论是此时的,还是长远的’。我们无从改变置换生命这个事实,但我们可以让我们用生命置换来的东西具有更深层的厚度和意义,这就足够了。”      我肃然起身,谨而受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