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静权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14 16:11
  • 人已阅读

  公交车以前报站明确,如“大西菜行车站到了”,无一字多余。现在则改成了“某某岛牌羊肝羹提高视力提醒您,大西菜行车站到了”。

  

  我想了半天才听明白。这里面有某某岛、羊肝羹、视力,屁股后面跟一个大西菜行。这就像足球守门员面对迎面踢过来的几个球,不知扑哪个好一样。

  

  还有“某某眼科准分子治疗近视只需一分钟提醒您,泰山路车站到了”。

  

  “某某齿科洁齿护齿还您美丽微笑提醒您,前方到站华洋大厦。”

  

  我以为自己听到了梦话,想了半天才悟出这跟坐车有关,跟到站也有关,而且,这也是为了大伙儿好,坐着车让你知道怎样提高视力,牙到哪里去美白,属于美丽人生。

  

  但多好的事情这么一弄也成了周星驰的电影。公交车的报站仿佛可以理喻,但我还是理喻不了。虽然牙也白了、近视也好了,但容易使人忽略站名。我就是光听“羹”什么的早下了两站,这也是一种“信息不对称”。

  

  在公交车上,乘客表面上冷漠、懈怠,仿佛很放松,其实人在任何公共场合都难以放松。在公交车上坐一个小时,比干一个小时的体力活还要累,因为紧张。紧张的来源不仅由于车辆走走停停,人流上上下下,景物虚虚实实,还在于人与人处于近距离的身体接触——距离小于30厘米时,人体就开始分泌大量的预警激素。在潜意识中,这是不安全的表现。

  

  人与动物一样,陌生对象出现在超近距离,会引发奔跑、反抗、搏击等带有敌意的欲望。当这些欲望不能被释放时,人就会疲劳。因为应激荷尔蒙是不可逆的,只能在运动中消耗,无法按原道回去被身体吸收。这就是紧张的人容易疲惫的原因。譬如两个仇人对视一分钟,其体力消耗足以使他们累倒在地。而在公共空间——车站、商场、飞机和大巴内,消除紧张最好的方法就是让耳根清净。此时,大量声音信息会激发更多的紧张激素。不管是洁齿还是明目都令人焦虑,至少会令人困惑。所以,人在公交车上突然听到“羊肝羹”,要眨巴眼睛想半天——紧张导致智力下降。

  

  现在的信息太多了,多到脑袋装不下的程度。用一个朋友的话说:“现在哪还有叫脑袋的,早就改叫垃圾处理器了!”“入鲍鱼之肆,久而不闻其臭”是由于人的嗅觉神经有自动关闭的机制。但人的听觉与视觉都不会暂时关闭,暂聋暂盲是可怕的事情。

  

  人的大脑有一种无法改变的功能,即不断地追索词语以及所有事情的意义。在无意义面前,大脑由于寻找不到答案而引发焦虑,当然这是积累到固定阈值之后的事情。如果在人权当中引申出一项“安静权”的话,公共场所的这些广告无疑损害了这项权利。权利是伴随选择而产生的,譬如电视机的频道转换器就给了观众看与不看的权利。市场竞争正在剥夺这些权利,在无孔不入的资讯面前,人群中呈现着一张张冷漠的脸。在城里,已经很难看到纯朴生动的脸了。这和多种因素相关,与无法回避的喧嚣也有关。

上一篇:肺鱼:一条忍着不死的鱼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