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,永在吾心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09 10:51
  • 人已阅读

一抹残阳,躺在时而温柔、时而暴烈、时而波涛起伏、时而颤抖如初——如梦幻般的美人鱼的泡沫,被闪烁着璀璨之光的珍珠收藏。在不远的夕阳下,是橙红而绚丽的天,是蔚蓝而深邃的海——勾勒出跨世的另一个国度……

  海的蔚蓝,如童话中的蔚蓝;深邃,是智慧与庄严的深邃。数以万计的水分子构成一滴滴柔弱,甚至无力的水珠,然而数以万计的水珠,构成了一个国度。万年过去,海,依旧蔚蓝,生命——永恒。富有着一串韵律的水纹不停在变,吞并的日月星辰的壮美,淹没了无限青天的浩瀚。然而却包容万物,拼接成生命的膜网,勾勒出生命的轮廓,支撑起生命的节架。

  不愿追随天空,便让五洲分移,九海合一,天空无法倒映……

  海的神往,万米之下又是怎样的传说?布满神秘的深渊,孕育着一个个真真切切的生命。只有等到千年的轮回,我们才可能拨开它的一点迷雾;可惜的是,时光在岁月中穿梭,面纱只会愈来愈厚。

  从天空俯视,从海下仰望,海洋与天空就相隔一层不可破灭的膜,光只能在那之上游离。生物在水下也不可感受到阳光,只能随着光纤的波动起舞、旋转……

  甚至在有时,我也会情不自禁地想——海的情绪是否是人心中的照应,即使是一粒灰尘漂泊于海,也会引起一转一转的波纹,一直在回旋,倒映的也在回旋……

  百鸟落水破水,巨鲸庞大的身体在深海中动摇,时光旋起沙粒的风暴,清晨的雾一直飘往夕阳——曾经的彼岸。流年不变的是曾经单纯的幻想,你陶醉的不过是无邪的想像。庸散中,小舟顺流而行,愈行愈远,忘情的渔歌停留在每一方的清澄水中,每一朵绽放浪花中,都有信念随历史的余芳飘……

  泯灭,没有方向……

  在这一片漫无边际、令我神往而又忧愁的汪洋,正领着我去远方——

  我们会有一只小小的船/小小的船小小的帆/无声的暗夜中/月亮挂上桅杆/回忆在温柔的海里弥漫/你给我一支长长的浆/游曳在风中/短短的浪飞翔/你轻吁竹笛站在云端/我们还会去远方/成为沧海之上的白帆一点/我看见匿藏在深处的远古/那姿态翩翩/那深情浅浅……?

上一篇:脑袋里的虫子

下一篇:没有了